回忆北大附中的生物兴趣小组,北大附中教师是我人生的导师

图片 1
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

图片 1
扫描关注家长课堂微信

  每年都有那么一段时间,每年都有那么一群人,他们在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者、拼搏着。他们无悔自己的选择,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憧憬。他们想将自己的青春与激情奉献给我们的国家,他们想用自己所知所学报效祖国。他们就是在公务员考试这条大道上的每一位有理想的考生。有这么多有理想的考生想要进入到公务员队伍中,而公务员考试主要就是笔试和面试,面试中,答题固然重要,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考生考试时的心理状态。本篇文章主要谈谈考生在通过笔试后,在面试这段时间的一个心态把握。只有你拥有一个好的心态,才可以在考试前备考充分,在考试中发挥出色,在考试后耐心等待。

  • 韩国首席妈妈教子心得:绝不为孩子牺牲自己
  • 买高价房却进伪名校:楼盘名校背后的玄机
  • 不能纵容孩子的7件事
    孩子的三大深层渴望
  • 新初三生必读:2016年中考全年规划
  • 重磅专题:各地中考录取分数线
    查分时间
  • 2015新浪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
    报名表
  • 韩国首席妈妈教子心得:绝不为孩子牺牲自己
  • 买高价房却进伪名校:楼盘名校背后的玄机
  • 不能纵容孩子的7件事
    孩子的三大深层渴望
  • 新初三生必读:2016年中考全年规划
  • 重磅专题:各地中考录取分数线
    查分时间
  • 2015新浪五星金牌教师评选启动
    报名表

  本文主要通过以下三个方面进行阐述,面试前、面试中、面试后。

  我的六年中学生活都是在北大附中度过的(1987-1990年初中部,1990-1993年高中部)。初一的植物课是倪一农(“大倪”)教的。准确地说,初一时大倪只给我们班上了2周的课,后来就由另一位到北大附中搞教研的女老师负责了。不过,初二的动物课和初三的生理卫生课都是大倪教的。大倪是1987年从北京师范学院生物系毕业后分到北大附中教书的,可以说,我和他是同年进入附中的。第一次见到大倪是一个下午上课前。那时我们下午只上2节课,生物属于“副课”,基本上都安排在这个时间段。当时大倪提前了2-3分钟到了教室(我们那届初一和初二两年是在高中楼),穿着一件白衬衫,非常年轻(他只比我大10岁)。那时我并不知道他就是我们的生物老师,于是我们在教室门口的第一次对话是:“你找谁?”“我是你们的生物老师。”。大倪的第一堂课上得非常精彩,介绍了为什么要学习植物以及它对人类生活的重要性。不过,令我记忆最深刻的还是他告诉了我们“酵”的正确读音。他当时把一个大大的“酵”字写在黑板上,然后问我们这个字该怎么读。当然,好多同学都说是“xiào”,然后大倪告诉大家:“不对,这个字应该念jiào!”。随后的课间10分钟里,同学们把大倪围住问各种关于植物的问题,直到下节课的预备铃响起。临走时,大倪说“这样吧,我们生物兴趣小组每周一下午放学后有活动,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参加。”我从小就对生物(确切地说是动物)感兴趣,这个机会肯定是不会放过的。从以后的发展来看,这个机会影响了我的整个一生。

  一个月前,我借开会的机会去华盛顿会朋友。在朋友家有幸聚齐了几家共七人。其中六人是咱们附中毕业的。席间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附中。的确,在附中渡过的五年是难忘的。五年中,我们从少年到青年,度过了青春年少,且是身心成长的重要时期。大家回忆着附中的生活,主人拿出了一本附中2010年校庆的纪念册。

  面试前,明智的考生就应该试着挖掘自己的潜在力量,用积极的心态去消除负面心理的影响,满怀信心的去准备面试。许多考生在面试前会有一些负面的心理情绪,比如焦虑,恐惧等莫名的情绪。面试前不要给自己制造出数以千计的心理压力,在心理上对各种因素过分夸大,一旦在心理有了这样的一个假设,考生将一步步踏入自己设定的陷阱中,从而严重影响到自己的备考心态。比如有的考生会想自己都付出了这么多,如果自己考不上怎么办,会不会让家里人失望等等。想这些只会让你越发的紧张。那面试前我们如何使自己的心理够强大,以应对考试呢?这就要求我们要有足够的自信和充分的准备。比如可以诵读党的政府工作报告、相关会议领导人发表的重要讲话以及党报、党刊的重要评论文章、关心时事、仔细研读公务员通用能力标准框架等等,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做到“库里有粮,心里不慌”。在面试前侯考室的等待对考生来说是很难熬的,这个时候我们非常紧张,甚至有点害怕,这就要求我们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会调节自己的心态,紧张是必然的,但是我们是可以调节它的。我们可以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,告诉自己,自己是很优秀的;在进入考场前,可以深深地呼吸几次,以缓解自己的压力。

  生物教研组

  这是附中历届同学回忆自己老师的文集。翻着文集,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各自的老师。是啊,在那特定的年代,老师们给我们留下了难忘的记忆。“这是我高中的班主任孙曾彪老师”,一位朋友说。“他也是我初一的班主任”,我马上接过。我还记得入学前他去我家家访,还记得他上数学课时那投入的神情。这是教地理的周洪键老师,在那缺少文化的年代,周老师认真地编写,自印了中国和世界地理教材。这是教历史的常竟超老师,她把枯燥的历史课上成了我们盼望上的课程。至今,我还能流利地背出中国历代王朝的名称,以至于我在和韩国同学谈论中国历史时,不至于因不知本国历史而惭愧。这是教英语的张淑珍、章学淳老师,这是教物理的陈育林老师,教化学的牛时文老师……

  面试中,考生要做到自然、大方、得体。考生应在考试的过程中,尽量将自己的优点和长处在短短的考试时间里展示给诸位考官,不必在考官严厉的目光下,怕暴露自己的缺点而动摇了自己的信心。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考生最好不要让考官明显地意识到,你是在讨好他,是在和他套近乎。这样会显得考生是一个唯唯诺诺、毫无主见的人。如果在面试时,考生有作答的不合理的地方,也不应自乱阵脚,应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态,不应在回答这一题时,还在想着刚刚作答题目,这样你的回答势必不理想。

  说起生物兴趣小组,要先简单介绍一下当时北大附中生物教研组的情况。我上学期间北大附中只有两个教学楼:北面的初中楼和南面的高中楼。生物组位于初中楼2层东侧尽头,有两间教学实验室。北面的一间陈列着许多动物标本,中间有6个大实验台,与教室相连的一个小套间是生物老师们的办公室。南面的一间是显微镜室,为了仪器的安全起见,除了上课,学生们一般不在这间教室里活动。我在附中期间(1987—1993),生物组的主要老师共有6位,他们是谈玉英(教研组长),刘瑞林,孙圁訚,薛英翠,于璇(1989年来附中任教)和倪一农(唯一的男老师)。刘老师和孙老师负责高中生物教学,她们的办公室在高中楼,一般不来初中楼这边。谈老师当时快退休了,除了上课,一般不来学校。这样一来,我经常打交道的只有薛老师和大倪。生物兴趣小组也是由这两位老师负责的。

  此时,我不由得想起我在附中的最后一任班主任,语文老师乔征胜。乔老师教我们时,不过二十多岁,比我们大不了多少。刚来时,我只听说他是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,从农村考上北大,非常不容易。不过,他好像不情愿教我们这些中学生,于是,我们对他敬而远之。但是,两年来学农、学军时同吃同住的经历,特别是快毕业时发生的影响全国的事件,拉近了我们师生间的距离。

  面试后,考生要耐心的等待成绩,这一阶段对许多考生来说都是很难熬的,心里有焦急也有期待。这时我们就可以做一些我们考试前我们想做而没有做的事情。

  步入昆虫的世界

  1976年是个动荡的年月。1月,周总理逝世,全国人民沉浸在悲痛之中。人们把对国家和个人命运的担忧融进对总理的怀念之中。这种情绪也影响了我们这些十几岁的高中生。夜晚,我们几个女同学骑车到了天安门广场。那人潮和系满松墙的白花,让我永生难忘。第二天上课,乔老师没有像往常一样讲课,他向我们敞开了心扉。记得他讲到老家是山东日照,解放战争时曾经是共产党的游击区。晚上共产党管,白天国民党来。双方争夺得很激烈。他说,当时,头晚有人站在桌子上宣布加入共产党,为的是让穷人过好日子。这个人,也许第二天就会失去生命。老师担忧地说:“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来得多不容易。可像有些人现在这样搞下去,中国就要回到旧社会。”他说:“中国的未来还要靠你们这些青年人”。当时全班同学听得鸦雀无声,一种时代的责任感在我们年轻的心中油然而生。这虽然是很幼稚的感觉,但它毕竟透着一种满满的正能量。他还说,以前他以为我们这些城里的孩子就知道吃冰棍,抱洋娃娃。同我们接触的两年,特别是我们去天安门的举动让他改变了看法。他说我们是有希望,有担当的青年人。从此,老师把我们当成了朋友。

  公务员面试至关重要,而绝大多数的面试者在这个重大关头出现紧张等情况,也是正常和必然的。考生应以一颗平常心去对待,处理好自己的心态,取得面试的成功。在这里京佳教育凤老师祝大家面试成功,实现你们的理想,体现你们的价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