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威官网杭州高要求打造中小学品牌,浙江08高考作文同题写作

  两个月前,我的一位同事买了拱墅区的一个楼盘,叫银树湾。她的买房目的很明确,为孩子换一个好学区。离银树湾最近的幼儿园是“红缨”,小学是卖鱼桥小学,如果孩子成绩够好,今后说不定还能上文澜中学。这样的升学步骤好像每个家长都不会拒绝,难怪同事说,虽然知道这个楼盘最便宜的时候只有3000元一平方米,转到她手里已近两万,但从长远来看,她觉得值。

  一个城市可以不死

  昨天下午,8位提前保送进高等学府的学子来到本报,现场写高考作文。

  这说明一个问题,杭州家长挑学校太精了,以至于学校不得不练“内功”。“内功可不是翻修一下教学楼、多买几台电脑那么简单,对拱墅区来说,每个学校可能需要根据自身特点做一些突破,尤其是文化建设上的修炼。”类似这样的话,原拱墅区教育局局长韩宝平和现任局长张云雷都说过,昨天,“一校一品”作为教育部立项课题,被中央教科所等四家教育权威单位验收。中央教科所所长袁振国说,要突破省级课题已经非常困难了,关于中小学的部级课题更是凤毛麟角。

  -毛明超 杭州外国语学校(保送北京大学)  

  今年浙江省高考作文题是关于“触摸城市或者感受乡村”:

  一所学校:拱小

  有人爱山,有人爱水,我却爱城。

  “城市和乡村都是我们的栖居空间,城市生活和乡村生活都是平凡的生活,当我们从平凡的生活中回望时,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触和期望。请你触摸城市或感受乡村,题目自拟,不少于800字,除诗歌外体裁不限。”

  上个月,拱宸桥小学刚刚过完百年诞辰,它依拱宸桥和古运河而建,一直是拱墅区一所普通的平民小学。说实话,如果按部就班,它就是普通职工子女、下岗职工子女、外来民工子女等构成的小学,默默无闻,平淡而过。但是拱宸桥小学却在近年来厚积薄发,很大的原因在于教育局的有意培养,校长的合理开拓。

  同爱城的人中,有人爱都市,有人爱小镇——这于我都是无所谓的。我爱的是一个城市的灵魂。

  对于平常生活在城市里的杭州考生来说,这样没有明确指向性,范围比较宽泛的作文,可能会难倒一部分人。

  一个优质教育圈:文澜园区

  城市亦是可以被人格化的。科技可以赋予一座城市以它所愿意的任何外表,正如人可以选择任何他喜爱的衣装。但这样的城市是不真实的。我想到了帕斯卡尔。在空间和时间的轴上城市和人都被湮没为一个质点,但如笛卡尔所言“我思故我在”,若有了思想和灵魂,一座城市亦可以包含整个宇宙。而城市的灵魂,便是城市中的人。

  我们从8位保送生现场作文里挑选了4篇在这里刊出,看看当下中学生如何作文或应试,随兴而作,不足为训。全部作文都已经挂在本报网络版上:qb/zjol.com.cn,欢迎读者点评。

  文澜有文澜的味道,育才有育才的霸气,卖小有“光谱教育”,拱小就有“新成功教育”,百家争鸣,教育强区自然不在话下。德胜小学的谢玲玲校长曾对记者说过,“一校一品”也有区域性建设的考量。这话什么意思?后来,拱墅区建成文澜优质教育园区后,答案就明了了。拱墅区发展教育的一点优势是,优质教育资源几乎可以重新设定,比如文澜园区建在拱宸桥西,过去那里是工业点,城市建设中,它们一一搬迁,空出来的地就容易再次被规划。现在,那里新楼盘林立,与之配套的强校不断与居民见面,先是卖鱼桥小学文澜园区对外招生,后来红缨超大面积的幼儿园区建成,而文澜中学的加盟,使得文澜优质教育园区尘埃落定。

  忘了在哪里读到这样一句话:“我爱一个城市的程度,与这个城市的书店和历史成正比。”我是极赞同的。高尔基之语曰“不阅读的人没有灵魂”,依然如雷一般敲打着我。排斥阅读和思考,便如阿伦特所指出的,是将人置于自然属性的压力下,满足于物质消费,成为生存必然性的奴隶。马克思把劳动看作人之所以为人的必要条件,而我以为阅读和思考是人成为公民的必经之路。

  看不见的城市

  它是拱墅区作为中心城区的一个强有力标志,也是与其他城区学校有效竞争的武器。

  -施娱 杭州外国语学校(保送北京大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