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岁公务员的焦灼,高考作文一评已经结束

图片 1

图片 1
老师们聚精会神地评判着试卷

   记者:方夷敏 通讯员:廖翊华

  随着官员紧日子的来临,一些官员的心态开始悄然发生着变化,对低工资的牢骚,对禁令管束的怨言,对工作的倦怠,还有对前途的渺茫,都开始显现。

   语文物理平均分预计比去年高

   高考暂未出现满分作文 

  官场心语

  高考评卷工作进展顺利,作文一评结束暂未出现满分

  “一评”最高分59分,平均分比去年高3-4分,评分曲线聚集在34-50分

  习李新政以来,八项规定、制度禁令一个接一个出台,群众路线整风活动如火如荼开展,打老虎拍苍蝇一浪高过一浪,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一步紧跟一步,公务员[微博]考试热也出现降温势头。随着官员紧日子的来临,一些官员的心态开始悄然发生着变化,对低工资的牢骚,对禁令管束的怨言,对工作的倦怠,还有对前途的渺茫,都开始显现。

  阳光高考

  记者昨日从高考评卷场了解到,高考作文昨起进入“二评”阶段,从“一评”的结果看,暂时未出现满分作文,“好写”不等于能“写好”,许多考生对题目深层意义的挖掘还不够。值得一提的是,往年的高考评卷工作都对“网语”亮起红灯,但今年评卷教师将根据网络语言的规范性拿捏给分尺度。

  面对一个激荡改革的时代,处于首当其冲位置的官员,如何引领这场伟大的改革,又如何融入到这场触及自身的改革,的确是一次考验。让我们从“心”说起,以一种平和的、积极的心境,聊一聊真切的感悟、从官的理想、未来的选择。

  南方日报 省教育考试院 联合主办

  语文平均分预计有所提高

  第一篇章 围城内外

  昨日,副省长宋海到华南师范大学大学城校区的高考评卷场,详细了解今年高考评卷的进度,并深入语文、物理等科目组评卷现场,慰问奋战在高考评卷第一线的评卷老师。

  据了解,今年共有880名老师参与了语文科组的评卷工作,其中560名评卷老师专职评改作文。“一评”已经基本结束,并于昨天进入“二评”。

  一 40岁的焦灼:下海能干什么?

  由于今年是高中新课改的第一年高考,评卷工作关系到基础教育改革的方向和质量,更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。宋海激励评卷教师,要把好每一道关卡,坚持公平公正,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,向全社会交出最满意的答卷。

  语文科评卷组组长柯汉琳透露,今年的作文题以“传递”为话题,颇出人意料,但社会舆论较为肯定。由于可写的范围很广泛,考生不容易跑题,但是“好写”不等于能“写好”,许多考生对题目深层意义的挖掘还不够,目前的最高分为59分。已评阅的作文评分曲线聚集在34分-50分的范围,“一评”的平均分比去年高出了3到4分。估计今年的语文成绩会比去年有所提高。

  婚姻就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拼命向里挤,城里的人又拼命向外冲。对于官场而言,有些相似,却并不一样。目前的现状是城外的人还在拼命向里挤,势头有减但热度仍在,而城里的人却十分焦灼,不知道是向外冲,还是死守待命。

  关键词 慎重

  “流行网语”开始被接受

  谁都知道,当下公务员的阳光工资水平并不是很高,人们所反感的只是认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,可这灰色毕竟是少数当官的专利,一般的公务员也不过是个打工仔。过去在灰色收入的大环境下,可能多少有一点好处,尽管不多,但也乐得悠闲和荣光,毕竟公务员还是有些社会地位的。

  研究生评卷人数历年最少

 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,一些时髦的网络语言逐渐生活化,甚至被考生带到

  但是当灰色收入被剥去外皮之后,只剩下那点裸工资之后,就开始显得捉襟见肘了,严酷的生活现实,使得一些官员不得不思考未来的出路。

  笔者在物理科评卷现场看到,230多台计算机正在紧张工作,考生的试卷清晰地显示在电脑屏幕上,评卷老师认真评阅着自己任务内的考题,不放过试卷上的任何一个角落。现场还设立了公示栏,详细地记录着每天的评卷进度。

高考作文中,考生会因此而失分吗?

  对于仍掌控着实际权力的官员来说,目前恐怕还没有更多的危机感,他们认为这种现象不会太长,权力不可能在改革中一夜消失,所以对于另想出路没有任何想法,最多只是在当前夹着尾巴做人。

  据了解,今年我省普通高考考生达55.3万多人,试卷总数达215万份,省教育考试院共从大学和中学骨干教师中选聘了3000多人作为评卷教师,负责完成今年各学科的评卷任务。其中参与评卷的研究生数量为历年最少,并大幅度提高了评卷教师中的中学教师比例。

  “并不是说使用了网络语言就要扣分”,针对作文中出现的“网语”现象,语文科评卷组副组长陈建伟教授表示,评卷老师会尊重语言的发展规律。往年的高考评卷工作都对“网语”亮起红灯,但今年评卷教师将根据网络语言的规范性拿捏给分尺度,只对意义不明的“网语”或方言适当扣分。

  而对于一大部分普通的公务员来说,就是一种极度的焦灼。下海吧,去找个好工作也挺难,自主创业是更难,这种勇气恐怕还有些欠缺;不下海吧,这样干耗着又怎么办?

  “由于今年是高中新课改后的第一年高考,因此我们对评卷工作十分慎重。”物理科评卷组组长刘琼发举例,以物理科组为例,共有225名评卷教师,其中中学教师为135人,比去年增加了70多人;研究生为31人,占的比例是历年最低的。

  陈建伟说:“有些网络语言或方言已经完全生活化,这是语言自然发展的结果,我们应该尊重,如‘下载’、‘楼上’、‘买单’、‘搞掂’等已经在全国语境获接受的语言或文字,是允许在作文中出现的;而像‘顶’这一类的网络词语放在生活语境下并不产生意义,考生用在作文中就要被扣分了。”

  一些40岁以上的公务员们更是如此。有的说,这些年长期呆在机关,打打电话、发发文件,天天就是在打发时间,很多知识都已经赶不上趟了,外面的世界变化那么快,特别是互联网的飞速发展,简直是眼花缭乱,什么都不懂,我们下海还能干得好什么。

  关键词 公平

  选题方向过于集中

  一位在办公室从事文字材料的公务员说,我们这些年天天在办公室写材料,写的都是些八股文,官话、套话、空话连篇,这要是拿到社会上、市场上,还行得开吗?

  发现问题全部清零重评

  陈建伟指出,考生要考好作文,必须把基础打好,靠考前过多的模拟题训练是不可取的。

  一位官员说,我们这些年的工作就是开会、检查,就是吃喝应酬、打牌赌博,搞搞公关,拉拉关系,这种事我能行。要我去打工,恐怕是难了。